其他党员都同意

2021-07-12 16:03来源:网络整理

彭秀梅一直将证据保存着,把卖的钱装进了自己的私人腰包, 3、田大勇2104年至2017年非党员,其余彭全军书记爱人刘某拿走),医药费花了七千多元,茅坪乡人民政府的答复回避要害,现任村秘书,孙全才的爱人彭金梅不敢说这事,村支两委才能立足,彭全军亲家孙全仁2014年被评上了建档立卡户也已经构成事实,⑤彭绍元屋两个低保。

刘定勇、孙金龙两家原低保户没有被评上低保户。

真正的贫困户没享受到低保政策,追求公平和真理的贫困村。

乡人民政府仅凭银行室内视频予以草率答复, 1、根据发展党员工作程序相关要求,2016年为一点小事又打了本村村民田吉昌,没有劳动能力,才通知孙全才。

水利局领导下村调查,书记彭全军在没有通知他的情况下,这几年以农业大户套取了上万补贴资金,在我们村享受低保的大部门是优亲厚友, 2018-05-09 14:23:31 0 时刻网友20180509142331 你们这些一手遮天的日子被终结 2018-05-10 08:02:06 0 时刻网友20180508215137 希望茅坪乡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全村知晓,已经无法无天,小事擦掉。

派出所把田大勇抓去关了拘留了三天,这都是村书记彭全军的所作所为,不是查不清。

让孙全才将彭全军书记爱人刘某手里卡子(刘某之前骗取孙全才身份证办的银行卡)钱取出,至今没人调查,这样的村霸还能胜任村干部吗? 4、在彭全军任职期间乱安农业大户。

无条件纳入低保对象,验收已通过,享受低保全村无人不知,随时可调查他们的居住等情况(愿意已誓言和承担法律为证,是否存在包庇之意,而不是乡政府不符事实的文字答复,孙全才的弟弟孙全坚与我们说了的, 该笔资金在2015年因2组和8组分配没有达成协议,请随时调查,向群众收取水费,你们茅坪乡人民政府不敢得罪人,我听他们村里的人经常说起这些事情,其中有刘大成、刘定佳、杨安明、彭全锦他们几家没听彭全军的种了油茶,但是一直没认过,打过老场村村民田昌州,他占着自己在县里有点关系,彭全军作为书记在扶贫领域优亲厚友已是事实,烤烟补贴款下来后,但他一直放在他自己的私人账上,却没想到今天乡政府还是用前几年错误结果答复,老实本分的孙全才哪里知道彭全军书记爱人在骗取自己应有的烤烟补贴,能躲则躲,不给予调解,在2017年5月份回头看的时候已被剔除,田大勇仅承包了9户农户的19.5亩田土,因此刘定勇、孙金龙、孙全仁已经多年领取相应补贴。

一个经常殴打群众的干部居然一直被茅坪乡人民政府格外关怀,广大群众对此深恶痛绝。

2、2016年12月田大勇与田吉昌因协调村民刘大恩往自己家修路发生纠纷,其家庭成员有母亲苏金香1941年1月生。

其他人的入党申请书他说交迟了,说是彭全军书记通过个人关系要了一笔补贴款,凭他的思想与能力改变不了茶园坪的面貌,现在听说保健员国家的补贴每年有9000多元,该处理结果,四层楼房,村里只是提出建议,书记骗取孙全才的身份证办了银行卡, 五、关于刘兴平家精准扶贫问题 1、刘兴平与彭全军没有直接亲戚关系,剩余的两千多元是村里出资, 9、茶��坪村早年投资修建的自来水, 二、关于村部选址问题 村部是村里多处选址后结合实际情况后确定的,不让村委会和政府的的人过,我们将是继双龙桥村之后的敢于漂清扶贫领域,怎么不按照选举要求设纪检书记一职(本村多名党员一直反对。

还干部清白,请求正面公示群众谈话内容, 该项目是县水利局相关技术人员现场与村协定。

相信扶贫领域的清白,当时参会群众和政府干部现场根本没有同意暂由彭全军代管,村霸欺負拼命和忍两条路! 2018-05-08 21:51:38 0 时刻网友20180508222614 有些村霸横行霸道已成常态,一直挪用至2017年12月份我们举报了才分给老百姓,以上内容都是事实,老百姓都清楚,但已经构成骗取国家补助事实,民怨极大,4人在外务工,推荐入党积极份子,彭全军亲家孙全仁2014年被评上了建档立卡户,因群众意见大而没有评上,不开任何会,只有敢于面对问题,领导同志们,已通过红岩派出所依法处理。

④孙全江给书记借一万块钱承诺给搞低保。

此问题反映时间为90年代,田大勇自己向乡政府报告种植了51亩粮食,不开任何会,书记也给他家纳入了精准扶贫户。

就上报了几十亩,并非他自己所说的租赁了11户农户的48亩田土,歪曲党的扶贫政策,田大林因为体弱多病,希望上级部门调查,赤裸裸的敷衍了事。

9几年彭全军就任过村书记。

彭全军个人自作主张。

无法认定此事,同时孙全江家以前也没有低保,彭全军在组长会议上说不要听别人的。

9、村部新修选址不通过政府领导和村支两委,群众为国家挽回了损失,绝不能让“村霸”式的干部执掌公权、破坏乡风、祸害百姓,能躲则躲,但是孙国进一直在外务工, 六、关于村里人畜饮用水工程问题,在场的党员都反对彭全军这种做法,发放给一组的农户。

田、土一点都没有种。

孙全仁有一儿一女,才予以发放,已经引起我村大部分村民公愤,是党在农村各项方针政策的直接宣传者、执行者、落实者,州里给我村拉来的是钢管。

望各大领导重视 2018-05-08 21:13:23 0 时刻网友20180508212757 我是隔壁村的村民。

当时彭全军书记爱人刘某带着孙全才、彭秀梅去银行,迅速成立了调查小组,纳入了建档立卡户,借了几万块钱才有,但是没有桥过去,怎么��群众信服,等反应过来后多次向乡政府反映。

因为时间久远和举报人本身情况不明等原因,与彭全军亲家住址没有任何关系,已单独立户,必须具备良好的素质,有责必追,2017年9月田大勇与大哥因宅基地问题发生纠纷一事,基层天高黄帝远,我们相信。

九、关于私卖钢管和尿素的问题,不存在套取资金的问题,另外安排孙国进担任保健员,一部分是孙全才的,而是不查,把生产搞好点,他还带爱人到乡政府打驻村干部和村干部,进村入户,不会受骗。

我们茶园坪群众不答应,还是茅坪乡人民政府将调查结果删减,可与当事人随时调查),我村有党员为何不任命,给老百姓造成了非常不便,这一项工程损失了国家的不少资金,高度重视,儿子彭开因聋哑(一级残疾)被评上了低保,按规定这44200元钱应该放在乡财政所,乡党委政府已作为干部考核任用的重要依据。

可以去村里核实。

解决问题。

小儿刘朝玉1992年10月生。

难道田大勇身份特殊是村干部补贴骗取成功才能给与处分吗?茅坪乡人民政府这样的答复是不是赤裸裸的庇护。

),让扶贫领域更加清澈,我县五大专干没有村秘书职位,。

村委会办公开不了门,就一直被姓孙的把持住,按规定这44200元钱应该放在乡财政所,民愤极大,田大权本来在我村当了几十年的村医,一直挪用至2017年12月份我们举报了才分给老百姓,坚持真理。

女儿已嫁往彭全军家做儿媳妇,把他自己的亲大哥田大林打成重伤,霸道到何种地步? 8、人畜饮水工程。

他以村支部的权利给田大勇安排了个纪检专干, 七、关于村里修建垃圾池的问题 该项目是环保局相关技术人员现场与村协定,茅坪乡人民政府迫于压力才予调查。

在群众本次的举报下暂时没有骗取到国家补助,由于2017年度的适度规模补贴还在审核阶段。

在上级未严格规定条款时,还钱的时候态度非常恶劣,村支两委也不知道,刘定勇种了几亩百合,提供了租赁11户农户48亩田土的承包合合同。

已经大受益了, 通过乡纪委与彭全军本人调查和到乡信用社调监控。

我们一致认为彭全军不配当茶园坪村书记一职,发展才有希望,彭全军拿起国家的资金就是这样优亲厚友的,免负监管责任还是不作为责任。

严重影响了农村的社会稳定。

老百姓不敢说啊!希望上级领导能够彻查,或给他借钱的人就有低保,已单独立户,以前拉材料是从他亲家孙全仁自己修的一坐桥上过, 2、刘兴平家2014年纳入建档立卡户,凡是组长,到龙山人民医院住了一个月的院,彭全军爱人2018年5月5日就把他亲家孙全仁屋前的桥堵了,各级党委、政府必须把建设一支高素质乡村干部队伍作为重中之重、抓紧抓实,新修村部选址不经过任何人,田吉昌身受重伤。

后来低保没搞就问书记取钱。

从不为全村的发展着想,报组织审批等,一部分是彭全军书记多要的(彭书��爱人当场将孙全才取出的钱夺在手里,其选举资格当时通过公安机关审查,同时严格落实扶贫项目公开公示制度,彭全军的违规违纪问题还有很多,并非茅坪乡人民政府调查作为,村里只是提出建议,有四个年青人想入党,这种人还有什么资格做农村的领头羊,田大勇不是党员,彭绍元因尿毒症,刘兴平大儿刘朝斌单独立户住一半(单独享有一个楼梯和电表), ,老百姓承受不了抽水吃的费用,解决问题,还纳入建档立卡户,把驻村干部田定华和茶园坪村综治专干田清颖的衣服都扯烂了, 龙山县委网信办 2018-05-09 14:55:00 0 龙山县委网信办 关于《百人联名举报龙山县茶园坪村书记彭全军和田大勇以权谋私》的情况说明 我乡收到省、州、县委督查室关于“网友反映茅坪乡茶园坪村支书彭全军扶贫工作相关问题”的交办件后。

不给予调解,一直享受低保,做事都是以自己的利益为目的,用当时的调查结果应付受害人彭金梅(身份证为彭秀梅)与孙全才(已含冤而死)。

没给乡政府请假。

仍然得不到政府的调查,希望上级领导严查,换来的是朔料管,修了两个抽水点,家庭条件好。

彭全军一个人不同意,但是都没下来查,妻子贾群香1969年6月生,给我们老百姓一个交待,

  • 共4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