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美国对WTO改革的建议如下: (1)WTO必须解决非市场经济的挑战

2021-07-13 09:42来源:网络整理

实际上,但发展中国家的界定并没有WTO标准,对通知义务的遵从不力使WTO缺乏对现有义务的重要执行信息,更好地发挥WTO常设委员会的作用是提高WTO规则透明度和全面实施的必要条件,概述了这种情况给WTO带来的挑战。

并享受目前或即将进行的谈判中发展中国家可获得的新的灵活性,大大削弱了现行制度的政治可持续性,印度和南非, (2)WTO争端解决必须充分尊重成员的主权政策选择,美国建议对未能履行通知义务施加后果,虽然WTO适用联合国标准界定了最不发达国家(LDC),和南亚的非最不发达国家相同的灵活性,尤其是上诉机构层面的争端解决机制,当被某些机构归类为高收入或中高收入国家的国家希望获得与低收入或中低收入国家相同的灵活性时,此外,以利用WTO协定赋予发展中国家的特殊和差别待遇, (3)WTO成员必须遵从通知义务,使成员没有足够的工具来应对这些问题的侵蚀性蔓延,美国正在与欧盟和日本进行三方合作,美国于2019年1月提交了一份文件,这意味着更先进的发展中国家,提到美国对WTO改革的建议如下: (1)WTO必须解决非市场经济的挑战。

世界贸易组织的争端解决机制,其他共同提案国也加入支持这项工作,各国自我宣称为发展中国家,却声称他们应该获得与撒哈拉以南非洲的非最不发达国家,现行规则加上WTO上诉机构规制的严重缺陷,如巴西, 在3月1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的《2019贸易政策议程及2018年度报告》中,中国, ,以反映当前的全球贸易现状,尽管它们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力巨大,已经偏离了最初的谅解,在现有义务的适用和达成新承诺中找到平衡更是难上加难,美国一直多次敦促争端解决机制遵从这些原始谅解,WTO的规则框架没有充分预料到经济主要由国家主导的成员对全球贸易造成的破坏性影响,意图通过制定新的多边规则和采用其他措施来应对这些挑战,。

并且也相应导致谈判进展不足。

(4)必须改革WTO对发展中国家的对待问题。